法甲

孕妇坐大巴离奇失联4天野的司机称有乘客像

2019-12-08 07:3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孕妇坐大巴离奇失联4天 “野的”司机称有乘客像她

黄晓翠已失联四天。

成都茶店子车站监控视频显示,黄晓翠当天14时07分登上了大巴车。

7月13日,27岁的黄晓翠从成都茶店子上车。正常情况下,约4小时后,她将到达230公里外的安岳老家。但是,当天在安岳等候的小姨罗晓艳,并没有接到侄女黄晓翠,晓翠的也一直关机至今。家人寻找发现,晓翠乘坐的大巴车监控也缺失了约一个小时。

7月17日,晓翠的家人继续在安岳寻找,一名野的司机突然致电罗晓艳称

,三四天前,他拉了一位女性乘客上成都,疑似黄晓翠。当天在安岳县北坝派出所,黄晓翠的丈夫冯晨也透露,今年4月,妻子曾和他闹过离婚,但失踪前关系已恢复正常。

截至17日晚10时,黄晓翠离奇失联已4天,加上大巴车监控缺失,让该事件悬疑重重,而各方消息均未得到警方证实。目前,此事已移交安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进一步调查。

【线索梳理】

7月13日黄晓翠上车后发生了什么?

14:07在茶店子车站上车

14:15大巴车发车

14:22母亲收到黄晓翠

15:07母亲再次收到黄晓翠

约17:00大巴车抵达乐至,乘客下车上厕所

17:20黄晓翠与家人最近一次通话

约18:00安岳县客运总站外,十几名乘客下车

约19:00大巴车到达终点安岳姚市镇,最后3名乘客下车

【悬疑重重】

悬疑1黄晓翠是否坐上了大巴车?

7月13日,怀孕3个月的黄晓翠从成都回安岳产检,途中离奇失联。7月15日,其父亲杨付军在警方的帮助下,查看了当天的车载监控视频,却发现14时15分至15时18分的视频缺失,而15时18分之后的视频中,却没有发现黄晓翠的身影。

黄晓翠是不是压根没有上那辆大巴车?7月17日

,华西都市报从黄晓翠家人手中拿到一段监控视频,视频来源于成都茶店子车站。视频监控从7月13日14时06分至14时18分,监控位置位于站台处,斜对着成都茶店子至安岳姚市镇的大巴车。

14时07分

,一位穿着长裙、背着单肩包、手提一个购物袋的女子,迅速登上了该大巴车。黄晓翠的父亲和丈夫指出,这名女子便是黄晓翠。监控室说,她上的车就是茶店子到姚市的客车,车牌号是川M168。杨付军说。

同时,茶店子客运站购票大厅的监控视频也显示,13日14时04分,黄晓翠持身份证,在售票窗口购买了当天14时15分发往安岳的车票。

视频中,14时07分,黄晓翠排队通过安检后,经过检票口,登上去往安岳的大巴车。

14时17分,大巴车启动离开站台。这期间,黄晓翠并未下车。

客车出站后,是否停车让黄晓翠下了车?17日,大巴驾驶员黄师傅回忆称,当天下午2点15分,大巴准时发车,直接驶上三环,中途并未停车上下客。

悬疑2缺失视频时间段是否下客?

杨付军查看的视频缺失了13日下午14时15分至15时18分的记录,有友猜测,黄晓翠是否在该时间段内下车?

17日,客车驾驶员黄先生说,这段时间,车辆应该行驶在成都三环路至成渝高速上。但是,他出站后,沿南三环路行驶,一路并未遇堵,后在草金立交桥处停靠,上过一个乘客,但该人是提前买了票,中途上车,所以不算中途拉客,这期间并没有下过客。

当天下午2时21分,黄晓翠也在自己空间发布了一条说说:大安岳的伞把菇、米卷,我回去吃你们了,你们等到我。文字下面配的一张茶店子至鸳大的车票。

此后,有友留言:怎么赶到鸳大呢?黄晓翠回复:(车票)上面写的到鸳大,实际是到安岳的。

下午2时22分,她给妈妈黄世琼发称回安岳的车票降价。下午3时07分,她再次发给妈妈:我没有带钥匙拿啥子开门。

黄世琼说,她当时没看到女儿发来的,没有回复。几分钟后,女儿打来,再次说没带钥匙,她让女儿到安岳县城的小姨家去。

这些信息表明,晓翠应该就在车上。黄晓翠的小姨罗晓艳说。

但是,视频缺失这段时间内,黄晓翠是否借机下了车?截至发稿时,仍无确凿证据,警方也未加以证实。

驾驶员黄师傅说,警方已于15日将监控取走,这辆车已经跑了5年,从上线至今,监控就一直在启用,公司的平台上可以看得到,监控有没有问题,只有公司才知道。

17日下午,大巴车挂靠公司客运科一名负责人说,视频缺失有可能是信号缺失所致,成都三环至成渝高速也不应该信号缺失,现在只有等警方调查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