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原罪未央第六十七章阿苏登场

2020-01-25 02:3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罪未央 第六十七章 阿苏登场

顾小小望着这蛊惑人心的笑颜而失了心神,无意识松开了紧咬的口。

“气消了吗?”血红色的眸光在悄悄冥冥地告诉看的人,他不是来自于世界的开端,而是世界的尽头,这近乎绝望的悲伤,是在控诉一片唏嘘的永世孤鸣。

顾小小脸一红,顺着性子一甩头,“很难消。”

“那我就再让你咬一口好了。”

话音刚落,怔住的小小有些不可置信,甚至怀疑自己的听觉出现了问题,她宁可相信是自己听错了,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人就是这样,真有近乎梦想征召的东西主动降临了,反倒不敢接受了。

“怎么了?”阿法以棉花糖似的微笑望着小小此刻满是迷茫与诧异交织的小脸,他将刚被小小咬过的左手伸到她的面前,很是自然地发问道,“以为我会食言吗?我不会骗你的。”

小小垂着眼眸,死死地盯着那白皙修长的手背上,一排残留的清晰牙印在上面显得分外醒目,衬着这只手好像一件缀有暗纹的上好白瓷,她竟然会觉得二者是浑然天成的。

“你是笨蛋吗?”她以从阿法那里剽窃来的口吻吼道,“你别以为我不敢!”小小再一次张嘴咬了上去,这一次她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直接正面盯着阿法,与其对视。

****

“喂,奇奇。”米开朗琪罗在远处叹了一口气,不断地小心移动身子试图离得远一些。

“怎么了?”达?芬奇跟着自己的“战友”同进退。

“我想我失恋了。”米开朗琪罗忧伤地耷拉着脑袋,两只手有意无意地伸向身旁的美男子。

达?芬奇看了一眼小小的方向,然后善良地接住求救般的手,并轻轻拍打着他的肩膀,“看清了就好,能够这么说,看来你现在也算是有长进了……这也不完全算是一件坏事啊。”

“你少来,一副好像很懂的样子……难道你很有经验嘛?”米开朗琪罗发挥本性,化失恋为战斗力,攻击对象又是可怜的达?芬奇,才结成没多久的联盟瞬间倒台。

“哦……我怎么记得刚才好像听到有人间接地承认了自己有恋童癖了!”达?芬奇特意将“恋童癖”三个字加重,脸上还做出天真烂漫的表情,一副“不好意思,我也不是吃素的”的坏笑激得米开朗琪罗差点血压猛增。

****

“伊内丝,你甭管他。”顾小小没好气地嘟囔着。

“不,这位先生很好心,刚才还免费赠与了我们那么多的珍贵果实,我这也算是报答他。”伊内丝边认真地一字一句边为阿法包扎伤口。

“天使嘛,流几滴血死不了的。”顾小小算是变相刺激受害人,可惜受害人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丝毫不受影响。

“很享受嘛!有美女半侧,是不是很幸福啊?”顾小小双手叉腰,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你就不怕你的亲亲女友看见了会吃醋吗?”

“没事,她很大度,不像某只刺猬那么小气,就知道吃醋。”阿法依旧是微笑,轻柔的语气刻意点燃火苗。

“谁吃醋了!”小小感到脸颊很烫,好像发烧了一样,支支吾吾地含糊道,“我,我只是……我,我,我……”

看着她一直“我”不出个所以然,阿法笑得更加灿烂了,“你怎么样?”

“我……王,王!对!我有王子殿下了!你就别再有事没事就欺负我了!”小小抓到了救命稻草,立马转移话题。

“王子?”阿法挑眉。

“对啊!就是它啦!”顾小小去摸外套口袋,发现里面居然空瘪瘪的。

她愕然,然后疯狂地将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所有的口袋全部摸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小法。

不安感爬上小小的后背,她焦虑地对着阿法失声叫道,“小法不见了!”

“你说的王子就是小法?”阿法求证。

“对啊!我的王子殿下!”小小很是担忧得六神无主,“怎么办?我怎么会把它弄丢了呢?”

“王子殿下不见了吗?”伊内丝看到小小的躁动也出声询问。

“是啊!怎么办?怎么办?我们刚才回来的时候该不会不小心将王子殿下落在里面了吧!”顾小小双手抱住脑袋,开始胡思乱想。

“应该不会的,顾小姐别担心!我们再好好找找。”伊内斯出声安慰。

“《格尔尼卡》……为什么好事不是一直有,而坏事却是一件接着一件地发生呢?”小小咬着嘴唇,自言自语的样子有些崩溃。

“小小,你先平静下来。”阿法也不再调侃她,他深怕小小再次失控。这小妮子每每痛彻心扉地哭泣都像是拿锋利的刀去割他的肉,那实在太痛了,即使如他也难以承受。

“格尔尼卡,格尔尼卡……对了!”小小小声喃喃,然后突然一声大吼,“索索!”

“啊,怎么了?”毕加索刚在远处重新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正进入小憩还不到五分钟,就听到一声震到心脏的怒吼声。他触电似的睁开双眼,却见到一个人影以雷霆万钧之势扑了上来。

“额,小小你要干嘛?”毕加索看着小小紧紧地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不觉冷汗自流,这丫头该不会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吧?

阿法、达?芬奇、米开朗琪罗三个男人同时冷眼一眯、酸味正浓、正欲上前,就见一直彬彬有礼的身影倏地冲了上去,挡在前面。

可是,那人不是挡在毕加索的前面,而是顾小小的前面。

“主人,莫要欺负顾小姐。”伊内丝对着自己的主人冷酷地提醒。“拜托你,伊内丝!你看清楚了!到底是谁要欺负谁?”毕加索嘴角抽搐。

“这么多年的管家经验告诉我,您对顾小姐来说是危险的。”伊内丝很是理所当然的语气令本来占足了理的毕加索竟然沦?落到了百口莫辩的境地。

“对不起,伊内丝,你先别吃醋了!”顾小小一语中的,直接戳穿了伊内丝特有的醋意爆发。

“哎!顾小姐在说什么啊,误会人家、额不,误会在下……额是我……”伊内丝视线乱飘,脸上泛着红晕,伶俐口齿因为小小的一句话而变得乱七八糟。

“喂喂!你都颠三倒四了!这不就是承认了吗?”毕加索无语的怒吼,然后对着小小抱怨,“你是不是应该跟我道歉啊?”

“索索!我的王子殿下!”

“我说,道歉……”

“王子殿下不见了!”顾小小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言论了。

“你跟我说有啥用?”

“会不会在你的画里?”

“不会,我刚才看过了,那幅画已经恢复原状了。”

“那怎么办啊?”

眼看着小小就要哭天抢地,就听见一个声音打破喧嚣,“别担心,它平安无事。”

在场的所有人听见话音都转头看向来人,就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白发少女怀里抱着小法,朝着他们走来。

这一次意料之外的,三位艺术家同一时刻率先惊呼出声,“阿苏!”

重庆华肤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北城医院靠谱吗
贵州有癫痫病的医院吗
安庆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运城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