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棺山夜行第111章瓷松

2020-01-29 20:27: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棺山夜行 第111章:瓷松

老嫖小心翼翼地向上拉软铜钩,几秒钟过后,一个淡绿色的东西被从彩棺里拉了上来。请大家看最全!

看到这件东西的时候,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尽管我已经很克制了,但还是笑了。

老嫖钩出来的竟然是一块类似肚兜形状的绿布。可能是因为长期侵泡在粘稠的液体里,所以保存的很完整。

这家伙当时脸色就变了,不过没有第一时间扔掉,而是拿在眼前看了看。

老嫖看了几秒后,就咦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上面好像有字。”

我一听有字,连忙来了兴趣,不只是我,就连三儿听到有字,也朝着老嫖拿出来的绿布看。

我刚走到老嫖身边,就闻到绿布上极大的酸臭味。但是没办法,只能强忍着,谁让自己想看上面的字呢。

可是我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也没发现字在哪?连忙问老嫖:“字在哪呢?”

“你离近点看。”

我按老嫖说的离近点看,可是还没有看到字。这时刀疤也过来了,也跟着前后不停的看,说是也没看到。

老嫖又用手指了一下,示意我再近点看。

这次我真的够近了,鼻子马上要贴在绿布外面的粘稠液了,感觉所有的酸臭味都被我吸收了一样,最后实在是憋不住了,直接吐了出来。

老嫖见我吐了,哈哈大笑,然后把绿布往彩棺里一扔,对我说道:“小样,还敢笑话我,这回知道你嫖哥我整人的厉害吧。”

看着老嫖得意的笑容,我知道自己被耍了,这家伙是在报复我笑话他钩到了肚兜一样的布块。

“你他娘的能不能成熟点。”我对着老嫖吼了一句。

“成熟点,那我就该把刚才那块布呼你脸上。”

老嫖话刚说完,三儿就把棺盖合上了,然后朝着第二口彩棺走去。

我能看得出来,三儿对老嫖的这种玩笑并不喜感,其实刚才他也是希望那块布上有字的。此刻我感觉到了三儿对实验真相的渴望,一点都不亚于小狼。

看着刚被三儿合上的彩棺,我不再计较老嫖的玩笑,而是在想这里面是空的,是不是真的意味着彩棺里面的人出去了。我不知道自己这么想对不对,但我知道,很快就能有答案了。因为在不远处的第三口彩棺侧面有包裹,也就意味着那口彩棺里的人,没有出来。

老嫖拍了一下我,问我怎么了,不会是因为开个玩笑生气了吧。我说,我还没那么小气,玩笑我还是开的起的。然后我们就跟着三儿去看第二口彩棺。

三儿走到第二口彩棺那里,如法炮制按照之前老北派的手法将棺盖打开。里面还是飘出一股酸臭味,依然是只有粘稠物和白沙。这一次老嫖没有再使用软铜钩,只是朝着里面看一眼,便扭头不看了。

三儿把第二口棺盖合上,开始走向第三口彩棺。

我们来到第三口彩棺跟前,并没有急于开棺。三儿从彩棺和石壁的空隙里拿出了包裹。

包裹放在空隙里时,看上去保持的很好,可三儿刚把拿出来的包裹放到地上,就全都碎了。

三儿用手指动了动,里面都是些已经霉化的布块。可能是感觉碎的太厉害了,所以三儿就没有再动。

我仔细看了一下,里面装的大多是衣物,虽然已经破碎不堪,但要仔细粘贴拼凑还是能看得出来是什么朝代的服饰。可是眼下我们没有时间去做拼凑,这是需要大量时间才能完成的工作,所以我拿出了防水袋,把包裹小心翼翼地装进到防水袋里。

我本意是想带出去,等回到承德再找几个专业做拼凑的伙计,这样用不了几天就能把里面的衣服拼凑出来,毕竟这也算是一条关于实验真相的线索。可是我刚把包裹装进防水袋里,就被三儿制止了。

“别动这个,放回原处吧。”三儿按了我手一下说道。

我刚要解释带回去的目的,话还没说出口,三儿就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里的东西最好不要带出去。”

我看了看三儿,又把已经装进防水袋里的包裹拿了出来,放回到原处。

三儿见我把包裹放回了原处,才起身想要开棺。

这一回彩棺的棺盖没那么好开,不像之前开的那两口顺利,毕竟这口彩棺里是有实物的,不像前两口里什么都没有。

不知怎的,看着三儿要开这口彩棺,我这心里瞬间有点发慌,莫名其妙地有点担忧。

倒不是担心里面会出现粽子,经历了这么多,我对粽子的恐惧已经微不足道了。

我担忧的是,如果里面真躺着一个人,而且还是像壁画里那样描述能复活的人,那我们该怎么办?换句话说:该怎么对待他?我倒是无所谓怎么处置,可三儿会怎么处置呢,一把掐死,还是沟通过后弄死?想想都觉得替里面的人可怜。要知道这里是古代的西域,长居于此的人大多是少数民族,就算里面的人真能复活说话,那我们也未必听的懂。

三儿让我们退后,留他一个人开棺,他也怕开棺后会发生变故。

这口彩棺的棺盖的确难开,三儿足足弄了三分钟,才按照老北派的手法将棺盖推开。

棺盖刚推开个缝隙,就顺着缝隙冒出一股黑烟。三儿单手捂住鼻子和嘴,另一只手一发力将棺盖彻底推开。

这口彩棺内的情况的确不同,黑烟过后,我们几个都走到近前去看,里面的粘稠物不再是微黄色,而是黑色的,并且能够看到泡在粘稠物中的尸骨。

尸体已经彻底腐烂化为一滩黑水,仅存的只有黑色粘稠物下面的尸骨。气味依然相当刺鼻,而且不只是酸臭味,还有极大的腐尸味。

我捂住嘴,强忍着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在尸骨颈部好像有个什么物件。我刚要说出来,老嫖就已经动手了,一下子就对准那物件把软铜钩扔了进去。

这一次他没有失望,果然钩到了好东西。

由于钩上来的物件上沾满了黑色的粘稠物,所以乍一看,还真看不出具体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是个石头做的物件,看样子像是吊坠,或是古代西域服饰上的饰件。

此刻老嫖的样子,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贪财鬼,物件刚被钩上来,这家伙就迫不及待动手了。一只手拿着钩物件的铜线,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衣角,把物件往衣角上一放,也不管物件上的气味有多大,用衣角把物件包裹在中间,就开始用衣角一顿揉?擦。

在衣角上擦了几下后,还把物件拿起来在裤子上蹭,自认为干净了,才拿到眼前去看。

老嫖拿起来看的时候,我也在跟着看。这家伙只是细看一眼,便说道:“是个瓷松。”说完就把东西往我这边一递,然后说道:“你先看着,我看看还有别的东西没。”

我把物件接在手中才看清,的确是瓷松。

瓷松是绿松石中的一种上品,具有纯正均匀的天蓝色、细密、坚实、抛光后光洁如瓷,是质地最硬的一种绿松石。之所以被称为瓷松,是因为光泽质感特别像瓷器,故而被现代人称为瓷松。

这是一颗弯月形的绿松石吊坠,如果不是从尸体颈部拿下来,我还真不敢说这就一定是吊坠。因为弯月形的两角都有线孔,这不符合古代吊坠的工艺。古代吊坠工艺都是以一孔为主,象征着一生一世,也有一心一意之说。

至于这个绿松石的吊坠为何是两孔,一时间我也搞不清楚,毕竟不知道这是在什么背?景下制作的,所以很难推测出有何深意。

上海六一医院可靠吗
宜川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苏治疗癫痫病医院
西安牛皮癣治疗方法
石家庄银屑病权威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