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萌娘星纪 第三十六章生死关头,请勿调情

2019-10-12 18:37: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三十六章生死关头,请勿调情

在青龙山走了一天后,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乱石叠嶂,从山上流水打在石头上凝成了冰层,让石头变得冰溜溜的,钟离三昧的状态也变得越来越差,让陈默愈加担心。

到了晚上,两人找了一个避风角落,点起篝火一边补充体力,一边修炼星力。

这一晚,陈默修炼了一会,开始冲击北斗大衍第二重境界,修炼完,睁开眼发现钟离眛正若有所思盯着自己。

“你在修炼星力吗?”钟离三昧问。

“算是吧。”陈默点点头。

钟离三昧眉头一挑,陈默这句不咸不淡的应答让她很诧异。一般来说只有继承星界星名的星将才能修炼星力,所以她们比武者拥有更强大的力量,而像陈默这样普通的修士能修炼星界钟离三昧也是第一次听说。“难怪本王之前就觉得你身上气息非常特殊,想不到你竟然可以修炼星力。”钟离三昧若有所思。

“非常特殊?”陈默在腋下嗅了嗅,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身上是不是有些不适?”陈默看钟离三昧气色越来越差,这一天赶路也有点力不从心,对她的状态不由得有些担心。

“本王还不需要多余的关心。”钟离三昧并不买账,头一瞥,不做回答。

陈默无奈,这个女人太强势容不得一点非议,一夜无话。

翌日,生物钟让陈默准时的醒来,一睁开眼,陈默发现睡在对面的钟离三昧不见了,洗涮完也没见她回来,陈默皱起眉。这个灭烬王不会决定自己去了吧。

以钟离眛那种状态,独立找到那箱子有些困难。

这几天没有下雪,地面还残留着脚印,从脚印来看,钟离三昧是自己离开,对她擅自决定,陈默有些恼怒,我都陪你这么久了,这时候撇开我,好像自己要对她图谋不轨似的。

本少爷明明长的人畜无害的。

走了几盏茶功夫,前方四百米外传来了激烈呼吸。陈默使出璇玑步,疾步到了那,就见四五只蛇尾狐面猴正对围着一名红甲女子大叫,那条红色赤练蛇尾巴张着毒牙喷吐蛇信,不时偷袭朝着黑衣女子身上咬下一口。

这些蛇尾狐面猴是一阶妖兽,但是并没有太厉害的神通,不过灵长类的妖兽有着一定智慧,懂得察言观色。这些蛇尾狐面猴天生最喜欢欺凌奄奄一息的猎物,将猎物围困到死,最后吸食血液,啃噬皮肉。

红衣女子气息微弱,仿佛随时都要一命呼呼,正是它们最喜欢的猎物。

陈默定睛一看,被围攻的正是钟离三昧。

“想不到我堂堂灭烬王竟然要被这几个畜生戏弄。”钟离三昧仰天一叹。

陈默哭笑不得,心说那你跑什么。

蛇尾狐面猴可不管她,几只猴子在她周围灵活跳动,用爪子,蛇尾攻击,试图将猎物最后一点精力都耗尽。

眼看猎物发出悲鸣长叹,几只蛇尾狐面猴哇哇大叫,欣喜若狂。就在此时,突然一股狂野霸道的气势从林中冲出来,一只乱蹦乱跳的狐面猴被一棒打飞,猴群一看,一个全身长着灌木的怪物闯了出来,如头发怒的狮子吼叫,对着狐面猴挥起北斗。

巨大的铁棒上沉重的力量立刻给这些猴群带来了恐惧压力,狐面猴大声叫着,不甘心猎物被抢,用蛇尾试图攻击,但是它们的灵活在铁棒强悍的力量下根本经不起摧残,大棒每一次击出,都足以让几只狐面猴被那股大劲给掀飞。

一群狐面猴没占到便宜,反而伤了好几只。

眼见不是对手,蛇尾狐面猴最终只能发出狂暴的叫声,龇牙咧嘴朝四周逃散。

女孩惊呆了,要不瞅着那根大棒眼熟,她还以为碰到了洪荒野人了。

“知道可能被几个妖兽弄死,那还跑,难道我会吃了你不成,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来人停止了身形,脱去了灌木叶,露出了一张指责的面容。

除了陈默,还能有谁。

钟离三昧愣愣看着陈默,身体虚弱到不想说话。

陈默也在打量她,女孩一身红衣破破烂烂,白色花纹的裹胸,亵裤都露出了一角,苍白的肌肤伤痕累累,她的状态比昨晚时还要虚弱。

“钟离三昧,你这是中毒了……”

陈默急忙将女人平躺在地上,胸口的血洞已经凝结,雪白肌肤青筋如墨,漆黑蔓延。

“本王怎么会怕毒。”钟离三昧还在倔强。

陈默心说你都毒成这样了,再下去还没被青家老祖杀了就自己完了。陈默翻出了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的是白狐的唾液,白狐通灵,唾液拥有至于伤口和祛除一些毒的作用,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也只能先硬撑了。

陈默沾了点唾液涂在她的伤口上,钟离三昧呻吟一声,即使再怎么是个强势的星将,受伤之后也无非是个弱女子罢了。涂了一点后,稍微有点作用,但效果不大。

这几天,女人一直刻意压制自己中的毒,到现在终于爆发蔓延全身,雪白红润的肌肤都透着黑色的斑点,非常难看。如果再不恢复星力,恐怕不需要旁人,她自己就香消玉殒了。陈默将她背在身后,女人柔软丰满的胸脯紧紧贴在后背,能清晰感受到钟离三昧身材的美好,不过陈默现在可没心思心猿意马,钟离三昧也没时间计较自己居然趴在男人背上,倒是陈默宽阔的后背让项羽麾下的五大天王将领的灭烬王都感觉到一丝安全感。

“那匹火神驹也不知道被你弄到哪去了,不然也不用这么麻烦。”陈默自言自语,背着她使出璇玑身法在山林雪地中行走如风。

……

陶惊风踢翻满地的碎屑,神情有些不耐烦,“刻舟师兄,那女人真的中了你的‘蛇蛛毒’了吗

?”这两天发现的篝火和食物残渣分明表示那个星将很悠哉的样子,简直吃好睡好。

“蛇蛛毒就算是一般顶上三花武者都抵挡不住,那个星将虚弱状态也能够麻痹她。”陆刻舟对这个还是非常自信,蛇蛛毒可是他费尽心思搞到手的,平时淬在矢上,从不轻易一发。

“难道对星将没有用?”陶惊风失望。

陆刻舟并不这么觉得,他在雪地中发现女人脚印已经有中毒的迹象,雪地里还能找到几处残留的黑色呕吐的血液。“看来还有一个人在她身边。”陆刻舟眯起眼睛,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一路上那个女人还能吃肉烤火,一定是有人帮她安排的。

“那她被人捷足先登了?”陶惊风一愣。

“或许是哪个蠢货在帮她。”

“不会那个是陈默吧,他不会真的蠢到去帮星将吧。”

“总之既然知道有两个人,我们最好小心点。”

陈默背着钟离三昧快速在山林中掠走,沿途地势陡峭,怪石丛生,女人丰满的双峰挤压在一团,他能清晰感受到上面的柔软,正有些分神。

嘭。

弦惊如熊吼。

一道大力箭矢从弓弦上射出震荡耳膜。

沿途树林晃动,冰雪散开。

背后利箭射来,弓箭又快又猛。

陈默一个翻滚,堪堪避开。幸好小爷我没有被钟离三昧的胸部所诱惑,还保持明智的陈默暗暗庆幸,要不刚才就真的要做风流鬼了。侧目一看,树林里隐约出现了人影。

弓箭仿如狙击枪冷不丁射出。

熊罴弓术射出后,另一道利箭也璇踵而至。

箭光划出了一条冰冷的线条,朝着陈默坠去。

陈默迅速撤步,林子里轰隆狂响。

漫天雪花淹没了视线,树林中射箭的男子陆刻舟勾起嘴角,方圆几百米内,一只飞鸟的踪迹也逃不过他神鹰眼力的眼睛:“在我的弓术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寒光冲出雪气。

连续拉弓,箭接连射出。

第一箭

第二箭

第三箭

源源不绝。

“果然是你,长安府的陈默少爷,真是令人佩服的同情心啊。”陆刻舟发现了陈默,“你这么护着她,想必是这个星将的侍星?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一招。

落雨惊林!

陈默由于背着钟离眛没办法做出反击,只能在雪地中躲避。陆刻舟追杀,扣弦,拉弓,箭矢道道如风刻。

前方又是一箭出其不意射中了陈默的小腹,疼的龇牙咧嘴。就在此时,又是一道熊吼箭矢从旁边毫无预兆射了出来,这箭术不比陆刻舟的连绵,刁钻,力量极大,仿佛是一头巨熊怒吼,便是几棵冷杉都被一箭洞穿,完全没有办法阻拦箭的轨迹。

大力罴弓术。

陶家的武艺,在川州,力量强大。

不过大力罴弓术力量很强却是牺牲了速度,陈默有惊险无险避开,但箭的力量还是炸点把他震翻,果不其然,陶惊风在另一边出现,“把女人放下便饶你不死!!”男人拉弓射箭,他的废话伴随弓矢一同出击,丝毫不做拖泥带水。

两个天弓门弟子配合狡猾,前后截杀,让陈默根本没有办法分心。钟离眛看在眼中,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忍。

“放本王下来,本王要宰了这两个兔崽子。”

“别逞能。”

见到她要松手,陈默肩膀又挨了一箭,他反手一抓,把女人从背后正面抱住她的臀部不让她乱动;这种姿势让钟离眛大窘,这可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接近,女人怒气勃发,恨不得杀了陈默才能平息。就在她被陈默抱到正面,少年的背后一颤,中了陆刻舟一箭,钟离眛怔然,见到陈默眼中坚决,平静,没有一点点的慌乱和退怯,女人的心忽然生出羞愧,平静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救本王。”

“生死关头,请勿调情。”

陈默果断丢下一句回答。

陇南好的牛皮癣医院
乌鲁木齐好的牛皮癣医院
朝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陇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