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轮回之业 第十四章 陈东旭的考验

2019-10-12 22:4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十四章 陈东旭的考验

江枫明知陈东旭是在故意找话题,却还是缓缓地说着:

“既然自我踏入济生堂范围之时,陈大夫就注意到我了。那么我与李易的冲突,您老自然了解得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说这一切皆在你的意料之中,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当时密切关注着整件事的应该只有你与赵爷爷两人而已,而其余的前辈却是在我与李易发生口角冲突以后,才散出元神力查探的。

“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群聚喧哗却无一人制止的原因,因为他们发现你们二人正在关注我,而你们二人想必也与众位前辈交涉过了。所以他们在百无聊赖的情况下自然乐于看戏,选择了作壁上观。”

“说的很对,继续。”陈东旭点头示意江枫继续往下说。

“后来,李易言语挑衅相激之下,我怒而出手,以元神威压惩治李易等人,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将元神力集中在我身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我,且不止一位的原因。以诸位前辈的元神修为,我一个初入元虚境的小辈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你们的存在。可奇怪的是,我偏偏有所察觉,这是为什么呢?”

江枫看着饶有兴趣地听着的陈东旭,自问自说道。

“我在短暂的思考之后很快得出一个结论:有人想借此向我传达什么。可是这个人是谁?他(她)又想向我传达什么?我想不明白。可再结合当时的情景,李易向我提出一个目的显而易见的愚蠢赌约后,我断然拒绝,而就在这时,我察觉到这一切,且这些关注我的神识在逐一散去。紧接着,我就听到了你故意制造出的‘毁丹意外’和极具标志性的咒骂声

“我刹那醒悟,你见我拒绝了赌约,便立刻让我察觉到集中在我身上的神识,并随后让我确定你就在炼丹阁内,且就是那个‘传达者’。神识的散去应该也是你与诸位前辈交流并使他们妥协的。你所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给我一个应赌必赢的机会,只是,我依旧不明白你所为为何?”

江枫淡定地分析着自己推理出的一切,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问,他不明白陈东旭为什么会放下身份去帮助他一个晚辈弟子去对付另一个弟子,难道就因为两人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难道只是因为陈大夫脾性古怪?不,显然不可能仅仅如此!

陈东旭抚摸着自己的另外两条“眉毛”,静静地听着江枫的推理,包括他的疑问,双目愈发的明亮。

“臭小子虽说人黑坏了些,但心思还算细腻。能够在当时的情况下瞬息间看破我的蓄意之举,并牢牢抓住机会,使之成为自己反败为胜的契机,很不错!况且,纵然无我相助,你迫于形势不得不应赌,也与赵老木头定好了退路,足见你神思敏捷,心智不俗!很好!”

“啊!你连我准备好的退路都知道了!”这次轮到江枫有些惊讶了。

“那是自然,你以为你和赵老乌龟的那些小动作能瞒得过老夫吗?从你踏入悬空岛,对着济生堂施礼参拜时,赵老光棍就已经准备好了接应你的后退之路。只不过这个接应原本是针对本座的,他怕今日本座在,会把你扔出窗外,你的‘赵爷爷’也好护你周全。只不过后来事情有变,所以这条后路你也自然欲另作他用,对与否?”

“嘿嘿嘿……”江枫不好意思地低眉挠挠脸,心思被人当面点破,难免有些小尴尬,却也没在意陈东旭对赵明生长老转变了几次的毫无恶意的称谓。

陈东旭也不管他,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至于为何助你,很简单,李易此人,我甚是不喜。他的心性品行、为人处世,若是放在江湖这个鱼龙混杂的大环境中,或许会成为他活命的资本。但这里是宗门,毕竟是宗门,他的脾性,太令人心寒,让人厌恶。偏偏此人自负过头,急功近利却又不识局势,这将是他丧命的根本所在。

“李易为人刻薄善妒,醉心权势,甚至可以因此而不择手段,若是放任他这般成长下去,日后必成祸害。我有心出手整治,却有诸多不便,只能借你之手来对其施以打压惩戒。我先是一名医者,然后才是一位炼丹师,事实上,我修习炼丹术本就是为了更好地医治病患,即便丹云长老常因此惋惜我分心,不能将天赋尽心丹道,但我终究是一名医者。有医无类,医者,不仅要医人,更要医心。无论一个人今后会怎样,他(她)若受伤,我今日依旧会为其医治。

“李易的品行或有回转的余地,我不希望他会因劣性根种而成长为一个败类,那样将意味着有更多的性命会丧于其手。反之,若因此次的刻意敲打而使其浪子回头,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江枫恍然,才知陈大夫今日之举的用意,竟是借他之手,为李易医心,心中顿生钦佩之情。但转念一思,又略带忧虑地说道:“李易沉眠前眼中似有明悟,应该已经察觉到我的用意,至于陈大夫的良苦用心,就不知其能否晓悟。若能悔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只怕劣根深种,不知重塑之机,反倒因此学会了隐忍,以这般形势成长下去,只怕会造成一个伪君子。要知道,伪君子比真小人要可怕得多!”

“不错,这也正是你今日处事经验尚浅的表现。此事若易位由我来做,我会借宗门长老之势,以隐晦之法让李易明悟我的用意,这远比我直接告诉他要能起到更大的作用,绝不会让那种未来发生。但你却明显未想到这一步,所以我说你做得很好,却尚有不足。不过你年纪尚轻,日后自有进益,无需自责忧虑。”

陈东旭与江枫相坐而论,教诲江枫行事之不足,江枫点头称是,虚心受教。

陈东旭又郑重道:“医者行医先行德!医人先医心!但我也不是一个迂腐之人,如若注定会成为枯枝败叶,逆乱宗门,我定不会手软,实在不行,将来也可由你来亲自清理门户!”

“您老可真是看得起我,我如今修为无法达到‘长生门’之后的境界,日后李易修为超过了我,纵使真的出现了最糟糕的情况,我也只怕有心无力了……”江枫摇头苦笑道,没注意到陈东旭一闪而过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过江枫旋即又微偏着头,眼睛一下也不眨地盯着陈东旭,耐人寻味地问道:“我觉得,今日之举,只怕并非只有‘医心’这一单纯的目的吧!”

陈东旭略显惊讶,却也在意料之中,赞叹道:“你的确心细如发,老夫今日之举,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考验你!你能发现,很好!!!”

“考验我?”江枫不解。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会有江湖。修真界的残酷,不知葬掉了多少英豪,远非你身居宗门所能理解的。你无法修炼业力,但天资犹在,日后定可在元神修行上取得不小进展。可是,只要你还在修炼,就注定你终将要离开宗门,真正地踏入江湖。

“人心难测,欲望将人们一步步推向名为‘修真长生’的绞肉机。若你没有足够的手段和心智,他日注定枉死。我也不会再予你如何帮助,与其让你这样品行的人才陨落,不如就此让你归于平凡,淡然渡过一生,也是善终!”

陈东旭目视江枫,似要看穿他的内心,又说道:“然而,你今天的表现打消了我的念头。你看出我是故意想见识一下你的手腕和处事方法。所以你故意引诱那些不怀好意的普通弟子下注入局,刻意扩大赌局,牵扯进更多的人,并在他们对真相茫然无知的情况下,来敲打他们,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来为他们积累经验教训。这,极具‘师兄’的典范。

“你又借众势来代你完成惩戒李易的后续,纵使因你之助而让李易暂无性命之忧,但他将来的日子想来也不会好过。不过这也是他们应得的报应,与人无尤!这件事的处理上,你自始至终都很令我满意。”

陈东旭详尽地解释了这一切,江枫心中的猜虑也得到了验证。

“李易等人因你先前威能而受挫,恼羞成怒之下,不掩歹意地提出那般赌约,即便你故意扩大赌局,他们也未有一刻忘记煽风点火。可即便如此,你最后仍能以德报怨,未施重手。足见你头脑之清醒,思虑之辽远。同辈弟子中,这些人远不及你。叶殿主这些年来的教导没有白费。”

陈东旭扶着下巴,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对此,江枫脸色微红,却仍谦逊以对。

“师父昔年曾教导有言:锄强扶弱,是谓之曰:‘侠’;两肋插刀,是谓之曰:‘义’;以德报怨,是谓之曰:‘仁’。江枫一生笃记在心,只愿竭生之所能,做一个仁义侠士,方能不违师父师娘苦心教养之恩!”

“好一个‘侠’‘义’‘仁’,你既心有大志,我岂能不助你?哈哈哈……”

陈东旭目露奇光,口中反复念叨着“侠”“义”“仁”之言,突然开怀大笑。

“咦!”

当是时,陈东旭注意到炼丹炉中异变突生。

“丹成了!”

黄山治疗龟头炎费用
上海男科
中山治疗龟头炎费用
黄山治疗龟头炎医院
上海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