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封仙 章七二一 神符化身

2019-09-12 12:20: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仙 章七二一 神符化身

洞天福地当中。

清原手中的古镜,显化着一切所见。

叶独、松老、孤客、百余残兵等等……而另外一边,则是身中化血元术的白晓。

因白晓身上的化血元术,出自于清原,因此他也能以此为凭仗,施展出八方道眼之术,窥探白晓周边的变化。

“白继业果然谋算极深。”

清原露出沉吟之色。

他修道有成,如今更是入了水月楼,已得虚幻道果,可谓是得道真人,当世更尊称为人仙。

道行至此,远不是“过目不忘”四字就可以道尽其中玄妙的。

清原见到了白晓之后,也就想到了这人的来历。

当初源镜城时,初见白继业,就是这个少年为他引路。

如今想来,是白继业将他派遣至梁国,入了陈芝云的白衣军……白衣军选兵,一向森严,不仅要有过人之处,更还须来历清白。

这白家少年能入白衣军,白继业也不知费了多少功夫,但既然真正打入了白衣军当中,也足以想见,白继业此人在世间着实是有着不小的布置。

这种布置,不是深厚难测的道行,不是翻山倒海的道术,而是渗入世间某一处,一旦引发出来,其造成的影响,在人世间,也同样是能掀起无形的波涛,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滔天本事。

“病弱之躯,修行不成,却能在封神大世之中夹缝求生,甚至不再局限于夹缝求生的地步,而是渗透各方,营造出了这般局面,倒也真是一个奇才。”

清原自语道:“一个白岳入了邓隐麾下,而这个白晓则在白衣军当中。他们这两个还是我碰见的,但我所不知的,又有几个?”

“这个白继业……虽无高深本事,却有深谋远虑,原本与我也算交好,但临东一事,终究还要个说法。”

时至今日,以他的阳神造诣,对于当初临东一事,已经可以推测出许多来。

当初白势至以咒杀之术害他,其中用以咒杀的凭仗,便是滴上了他血液的令牌……那令牌原本是在白继业手中的。

“这事,还没完。”

清原目光微凝,自语道。

他之所以在白晓身上打上一道化血元术,看似是因为白晓不尊,又当他面前,对叶独出手,导致让他心生恼怒,但实际上,他另有想法。

这些想法当中,也不乏有点想要乱了白继业布置的念头,但这一方面还算微弱,他真正的想法,则是想要在白晓身上动些手脚。

只是暂时先看文先生这边进展如何,而白晓一事,便可暂且压后。

“白晓来截杀过一次,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有哪方出手了。”

清原心中想道:“叶独一路将神符送回京城,想来后面这段路,应该会较为顺畅。”

……

外界。

以神符显化出来的黑袍人,在山林间不断行走。

而在袖袍之中,藏着六道神符。

原是九道神符,一道在紫檀木盒当中,一道在叶独身上,一道化作了这具黑袍化身,另外六道神符,便暂且留存,时日到了,才有用处。

“先要寻到安顿之处,不然迟早要有变故,先前我已勉强动用手段,惊退了白晓等人,甚至最后把汲取而来的血气,都当作化血元术打出去了。”

清原暗道:“接下来若是遇到什么高人,这具化神就要栽了,这些神符也要折损了。”

这些神符之上,乃是以獓因的毛发炼制成纸,用清原的法力勾勒符文,上面依附着清原一缕分神。

这是他入世的关键。

这也是他可以用八方道眼之术,窥探各方的凭仗。

但九道神符上面,并上面没有倾注多么高深的法力。

因为要将神符送出洞天福地,要瞒过镇守西山的守正道门弟子

,这些神符便不能过于强盛,而只能尽量微弱些许。

清原最后将之送出洞天福地时,还是尽力将上面的气息收敛起来,才悄然将之送入叶独的二百军中,可算是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步。

而如此微弱的神符化身,尽管是有清原的道意所在,不惧军中杀意,但其实也不足以应付白晓等人。

之前能够惊退白晓这三十余人,并不是全然靠着清原这神符化身原来的微弱法力及分神,而是在昨日夜里,那些死在白晓等人之下的数十军中精锐,都被这神符化身汲取了血液。

血液之中,残留的生机逐渐消散,渗入土地之中,渗入雨水之中,但清原及时发现,勉强用那邪术,将之尽数收拢,聚敛在了这神符分身之上。

“若不是有这些血液,却也挡不住白晓三十余人。”

清原这般想着,却也略微叹息了声。

叶独二百余人,仅剩一百多人,有数十人被白晓这一批人所杀。

这些人是奉命而来,是为迎接清原的神符,如今因此死去……饶是清原也经历诸般事情,也不由得心有叹息。

他之所以出手拦住白晓等人,也是不愿再见有听命行事的军士,因此而死。

既然这是本不该有的杀局,这是本可以避开的杀局,那么出手拦下,也算个交代罢。

只是清原心中仍觉惋惜。

先前神符分身法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白晓等三十余人,如同割麦子一般,杀掉了数十名军中热血男儿。

这数十人,也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可惜在睡梦之中,也是死得不明不白。

“如今我已入世,今后怕也要入军。”

黑袍化身略微摇头,低沉感慨,低语道:“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少见的。”

他在山林之间,行走如风。

如同一道黑风,转过了山间,瞬息消失不见。

……

而在另一边。

叶独等人,士气低落。

尽管最后出现了一位不明来历的黑袍人,止了干戈,停了杀戮。

但二百余人,被三十余人当作了一盘美味佳肴,如此的经历,并不美好。

叶独苦笑了声。

枉他耗费几月光景,将这二百人,练成了足可堪称精锐的人物,但未想,在三十余白衣军面前,就被彻底击溃,就连士气都一蹶不振。

“名震天下的白衣军,真是名不虚传。”

叶独咳了一声,嘴角溢出血来,他伸手按住胸前的护命神符,勉强有了些安心。

他扫了一眼,见得松老孤客二人,护持着那紫檀宝盒,并未有失,心中大石落地。

“再到前面,会有人来接应,这些弟兄们……就各自回去罢,也许,今后也很难有再相见的时日了。”

叶独这般说着,也不由得苦涩一笑。

几个月来,他锤炼这些精兵,无论见识,还是手腕,或是武艺,都让人敬服,让人尊重。

但遭遇白晓一行人之后,他心有畏惧,不战而逃,在这些精兵心中的地位,便一落千丈,跌至谷底。

“早听过白衣军的名号,未想竟然厉害到这等程度。”

叶独不禁想起那儒雅白衫的身影,“就是这个文弱书生,调教出了这等天下第一等的奇兵么?”

经常拉肚子要怎么调理
厌食症的症状如何治疗
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