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心智探寻五接纳不是一个动词

2020-01-16 05:53: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注:「心智探寻」这个系列取材于通过微信进行的1v1对话(回复「对话」或「心智探寻」阅读整个系列,回复「提问」向我提问)。

为什么叫「心智探寻」而不叫「咨询」、「问答」,是因为我觉得心智探寻更能够表达这样一种微妙的含义:没有主客关系,通过平等对话的形式,渐次看见和触摸心智结构的深层机理。一切深层改变,都需要首先建立在看见和觉察的前提之下。

这个系列的文章一般都较长,建议微信收藏之后再看。

这篇文章是和另一位朋友基于微信的异步对话,因为原文很长,分成相对独立的三部分,这是第一部分。

序我们常常听到「接纳」这个词,接纳自己,接纳孩子,全然接纳。固然,从一个层面来说,提倡接纳并没有问题,但如果把接纳当成一个动词和目标,就会带来我称之为「接纳的悖论」,因为「要自己执行接纳这个动作」这个心态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接纳。

只要仍然停留在行为的浅层面,就永远摆脱不了接纳的悖论。

真正的接纳,源自于对真相、完整的真相的深层认知(关于深层认知和浅层认知的区别,回复「改变」),触摸到属于我们的个人真相(personal truth)之后,自然而然就会产生接纳的状态,这个时候接纳只不过是一种「自然的结果」,而不是某种被执行的行为。

而且,更重要的是,到了这一步,接纳与否,其实已经并不那么重要了。当我们能够穿透行为,穿透情绪,真正看见内心时,根本无需去谈论要不要接纳,真相并不因为你不接纳就成为假相,而假相也不因为你接纳就成为真相。

但「看见真相」(尤其是完整的真相)是一个漫漫长路,我们常常会迷失在心智的迷宫当中,这个时候就需要利用一些探索性的思维工具、技术和原则,去帮助我们导航,并最终看见这个迷宫的出口。

这个系列,来源于一个个真实的案例对话,但我更希望呈现给你的,除了「鱼」之外,还有「渔」,如果你注意看,会看到我在对话过程中所运用到的一些属于心理咨询领域的重要的方法、原则和技术,心理咨询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因为历史等其他原因,这个领域基本一直在服务有较重大困难的人群,以致于因为其典型受众群体而产生了标签效应,西方的心理咨询行业基本摆脱了这种污名,但国内应该还有一段路要走(但这两年因为心理方向的内容创业的风潮,已经大有好转)。

实际上,心理咨询的方法和技术却对于平常人的心智成长也大有裨益,如果大家对这个系列有兴趣,以后我可以从「普通人的心智成长/成熟如何从心理咨询技术中受益」写一写,其中的认知行为疗法,心理动力疗法、正念、精神分析、团体动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分支,对于我们对自我形成深刻的元认知,从而达成自然而然的(而不是自我谴责和强行拧转的)改变很有帮助。

Lucy

先说简单的案例,早上孩子醒得太早,5:30一定要起来让我讲书,我太困了,实在没有心情起来给他讲书,我也不想虚假接纳,就一直在发我信息:现在5:30 太早了,妈妈睡不醒啊,讲不了书。孩子没有被满足就哭,(刚开始我也不怕他哭的),哭得越来越厉害,我就说:宝宝伤心了,妈妈起不来不能讲书,宝宝好伤心。孩子自顾自地哭,然后再要求我讲书,就这样拉锯半个多小时,我也没睡成,他也一直哭,好伤心的样子。

然后,我心里开始烦躁,一边觉得孩子可怜,一边愤慨有了孩子我的生活经常这样,怎么不能好好休息一会儿呢,一边就是自责,责备自己为什么不好好安排一下,想个办法避免这种双输的局面,还是自己无能的表现

也担心,孩子哭得时候,会不会责怪到他自己,妈妈是不是不要他了之类

其实,我也能意识到这件事儿不大,但是我会像幽灵一样时不时责备自己的无能,担心着可能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同时也坚持着自己的感受(真的不想起来敷衍着讲书)。哎,这样的小事已经很体现我的问题了。

也有人跟我说过,放轻松,要不然你的焦虑会让孩子觉得不安全。但是经常也忘了这句话,哈哈

刘未鹏

Lucy: 早上孩子醒得太早,5:30一定要起来让我讲书,我太困了,实在没有心情起来给他讲书,我也不想虚假接纳,就一直在发我信息:现在5:30 太早了,妈妈睡不醒啊,讲不了书。

假设你(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说「讲不了」,而是给孩子讲书,你内心会有什么感觉?

Lucy

如果我给孩子讲书,我的感觉会是:我好困,好想多睡一会儿,我的声音听起来真是不情愿,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早醒,会不会以后也养成这么早醒的习惯。

刘未鹏

「我好困,好想多睡一会儿,我的声音听起来真是不情愿」和「怎么这么早醒,会不会以后也养成这么早醒的习惯」是两个不同的担心吗?

Lucy

对的,第一个担心其实是:我还会担心,我这是虚假接纳,孩子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我会不会以后变成一个虚伪的妈妈

刘未鹏

对了,我的问题,如果你感觉内心没有自然升起的答案,就简单的告诉我没有就好了,这并不是预设答案的引导,而是帮助你去探寻自己的内心。

之所以说一下是因为之前有过这样的经验,可能是文字沟通的限制,我的连续问题让对方觉得我在期望答案。

Lucy

恩恩,好

文字问答,确实容易有误解,谢谢澄清和及时告知

刘未鹏

刘未鹏

接下来请用第一人称阅读一下这句话,然后觉察内心有什么感觉:(注:任何自然升起的感受,都是重要的,都是你的个人真相(personal truth)的一部分,试着和这些声音保持觉察)

「孩子想要我给她读绘本,我还很困,如果我在困的时候给她读了,她会认为我是一个虚伪的妈妈」

Lucy

我觉得这句话不太成立,太早下结论了。

刘未鹏

如果你是孩子,在你的要求下你的困的妈妈给你讲了书,你会有什么感受?

Lucy

我觉得,孩子可能会认为,妈妈这么困还是给我读书了,我有需求,妈妈回应我了,妈妈困得时候也会回应我。

刘未鹏

「妈妈爱我,才愿意在困的时候也回应我」

是这样吗?

Lucy

对,如果我是孩子,我会这样觉得,妈妈爱我

Lucy

天呢,我早上做了什么,因为害怕自己虚假接纳,就没有理会孩子,让孩子哭,怪不得孩子越哭越厉害越伤心[Sob]

刘未鹏

Lucy: 我好困,好想多睡一会儿,我的声音听起来真是不情愿」第一个担心:我还会担心,我这是虚假接纳,孩子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我会不会以后变成一个虚伪的妈妈

现在回到刚才的第一个担心,试着再次回到当时这个担心的感受中,有没有不同的感觉呢

Lucy

现在觉得我有些太教条了,确实是困,但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地抵抗孩子的需求

Lucy

以前有人说过我教条,我是不承认的。

刘未鹏

那么,对于第一个担心,现在你的内心有了答案了吗?

(注:沟通过程当中有任何「哪里不对」的感觉,都可以表达,包括对沟通方式本身的感受。感受往往是通往我们对自身的深层认知的入口。)

Lucy

对于第一个担心,我现在觉得,要分清感受的轻重缓急,我很困是一个比较轻量级的感受;我对虚假接纳的担心有些教条、太早下定论、或者是恐惧自己搞砸了(亲密的路没走好,反倒走向虚伪),这样的担心对于一个刚两岁孩子好像真的太早了。但是孩子的需求没有妈妈回应,长时间(半小时)没有回应,真的是很重大的感受,他的感受会更严重一些。

刘未鹏

所以你会「愿意宁困一点,也适当理解一下孩子的需要」

Lucy

现在我是这样认为,我是个大人,宁愿困一点儿,其他时候再补觉或者早睡都可以,孩子的需求应该多理解一些,孩子需求没有得到回应,哭得很伤心的时候,不要较劲了,不要再想虚假接纳,或者担心自己出尔反尔,孩子感觉到妈妈看见他伤心,回应他,会让孩子更好受一些

当时,孩子哭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我也担心自己现在答应他是不是出尔反尔,之前说不能讲起不来,孩子哭得厉害,就给他讲书,担心会不会让孩子觉得以后可以用哭达到目的。 [Awkward]

刘未鹏

这段话如果把开头「我是这样认为的:」换成「我是这样感受的:」再读一下看看有什么感觉

Lucy

感觉有些矛盾,并不完全契合,心里有些“凭什么”的感觉

[Awkward]

我觉得我自己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意识上很多道理挺懂的,但很多时候都扳不过来啊

我觉得,我也挺委屈的,两年照顾孩子,下班的所有时间都在陪孩子啊。你看,这还是我自己没有安排好自我的需求和孩子的需求,积累下不满。

刘未鹏

在这段话中,「两年照顾孩子,下班的所有时间都在陪孩子啊」是事实。「我也挺委屈的」是事实和期望之间的距离产生的感受。「这还是我自己没有安排好自我的需求和孩子的需求,积累下不满」这是对以上感受的「归因」。

你觉得,是这样吗。

Lucy

是这样的。

刘未鹏

那么,

两年照顾孩子,下班的所有时间都在陪孩子啊——但我期望「不要这样,对我的时间和精力占用太多了。」

你觉得,这是一个合情合理的期望吗?

Lucy

是个合情合理的期望,我是个普通人啊

刘未鹏

恩,我也觉得这是个合情合理的期望。

Lucy

有其他条件限制,比如 老人帮忙,已经累了,下班时间和周末肯定都是我和老公自己带孩子,老公已经很給力了,所以我也比较难去安排自己的活动时间

刘未鹏

Lucy: 这还是我自己没有安排好自我的需求和孩子的需求

——假设你内心对自己没有这个责怪,会有什么感觉升起来吗

Lucy

如果没有这样的责怪,我会觉得我也挺可怜的,需要关怀一下

我对自己的责备还有呢:我不应该埋怨孩子让我累,是我自己没有安排好自己的需求,现在对孩子积攒下不满,对孩子很不公平,但同时我好像还是对着孩子表达不满,有时候忍不住就冲孩子吼了[Awkward]。

刘未鹏

如果接受了自己的期望是合理的,就觉得孩子不懂事,不体贴我。如果接受了孩子的需要是合理的,又感觉自己的合理期望就被压抑了。

是这样吗

Lucy

意识上,我不怪孩子的。应该是,如果接受了自己的期望是合理的,就觉得 「我自己没安排好」。如果接受了孩子的需要是合理的,又感觉自己的合理期望就被压抑了

不过有时候,偶尔的会觉得,没有孩子该多爽啊,像以前一样潇洒地旅行、健身、想熬夜看片就熬夜啊,因为有这个孩子,现在这些自由都没有了。——其实这也是在怨恨孩子,觉得那么可爱的孩子来给我当孩子真是可怜。

刘未鹏

「我想要满足我自己的需要,同时也因为爱孩子所以自然想要满足孩子的需要,当两者不能兼得的时候我就会陷入内心的痛苦冲突」

「因为我感到太痛苦了,所以就想要为这个痛苦找到责任人,有时候我会怪自己安排时间不好,但我也知道自己只是普通人啊。有时候我又怪孩子不懂事,但我也知道孩子也不是故意的,ta的需要也只是一个孩子的普通需要。」

「以上这种无法突破的痛苦尤其当孩子不停的向我发出要求的时候,我左右为难,拒绝的话怕对孩子不公平,不拒绝我自己内心又觉得对自己不公平。这加剧了当下的痛苦,于是我忍不住吼了孩子,因为她让我陷入这个痛苦,如果她不发出要求我也不会这样为难和痛苦」

你觉得上面这段能够契合你的感受吗?(如果哪里不契合你可以修改,直到得到一段完整契合你的感受的文字。)

Lucy

非常契合,看哭了

Lucy

在他两岁的阶段,经常不停不停地发出要求,这个我真的受不了,不断地听到“妈妈讲、妈妈讲” 或者“妈妈来、妈妈来”,我会很烦躁。

Lucy

夹在中间的痛苦

刘未鹏

设想一下,自己穿越时光,回到过去的日子中的某一天中的某一个时刻,看见孩子正在一旁不停的对当时的自己发出要求,而妈妈在一边内心两难、痛苦,你内心有什么感受想对她说的吗。

Lucy

想说:你很不容易啊,孩子还小,支持的资源又不多,真的很不容易啊(想摸摸后背、甚至摸摸头、关切看一看)

Lucy

[Sob]

Lucy

想说:你需要一些自己的时间,但不要埋怨自己了,你已经很努力了。[Sob]

刘未鹏

恩,如果还有新的感受升起来都可以随之自然流动,并写下来。和这个完整的,带着矛盾、痛苦、慈悲的五味陈杂的真相连接

Lucy

感觉:你极力想做个好妈妈,想要让孩子避免自己童年遭受的不良养育模式,每天学习育儿知识,听微课,听讲座,这些是不是太着急了,逼得太紧了,你也需要缓一缓,孩子还小,有时间慢慢来

现在这样的局面,着急学习,压抑自己,又冲孩子发泄不满,不是你故意的,只是你承受不了那么多,你也是个普通人

Lucy

刚才这样的转换,让我很感动,被理解的感觉。

然而我还不想说move on,因为我还是害怕自己过几天又开始这样的恶性循环了。(你不会评判我吧,顽疾很深的样子)

刘未鹏

没有关系,不想move on,和害怕又开始,和害怕被评判,也都是真相的一部分。

我没有立场,也没有预设,所以谈不上评判不评判

Lucy

是啊,感觉没完没了,看上去问题和症结已经很清楚了呀,改变起来就好了嘛,为什么还在害怕、犹豫,还不是自己不自律、在问题面前懒惰,找借口(比如支持条件确实有限)

刘未鹏

如果过两天重入了这样的模式,也是完全正常的,不同的是,过两天当你重入的时候你会多带着一份今天的觉察,是吗。试着不要去抗拒,让一切感受(包括今天的觉察)流经你。包括自责,自我评判,包括抗拒,也都让它们流经你。

Lucy

谢谢你告诉我那是正常的,要不然我还会责怪自己

刘未鹏

那是正常的,资源有限时,众生皆苦。

Lucy

抗拒,说在点儿上了,我确实有抗拒,为什么要自律,如果没有孩子我的能自由的事情很多啊,比如熬夜,但为了孩子我要自律,要刻意安排时间空间去照顾自己的需求

我和老公都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但是孩子意外就来了,要这个孩子的决定是我做的,现在又在埋怨孩子带给我的不自由,同时也觉得孩子很可怜啊,他的父母其实并不那么欢迎他,尤其在两个人都很累的时候,都在怀念以前的自由生活

天呢,我的负性信息好多呀,万一我的真相就是非常自私自我的人,那该怎么面对啊

Lucy

我觉得我没有那么糟糕,应该不是的,我只是自我要求高,从小爸妈唯一夸我的就是认真,很多事情上我要求自己很高,感觉在育儿这件事上太认真了,导致自己踹不过气来

Lucy

跟你说完这些,感觉心里好像不堵了,轻快多了

刘未鹏

Lucy: 就是当时,孩子哭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我也担心自己现在答应他是不是出尔反尔,之前说不能讲起不来,孩子哭得厉害,就给他讲书,担心会不会让孩子觉得以后可以用哭达到目的。

设想一下,如果孩子真的已经学会了通过哭达到目的,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例如就拿讲书来说。

Lucy

那下次我不能讲书的时候,孩子会激烈地哭,我也会烦躁。

刘未鹏

假设这个时候,内心并没有烦躁感,会是一种什么体验?

Lucy

会觉得孩子很可怜,有需求的时候,妈妈没有满足,以前就没有及时满足,这次妈妈仍然在审视将来会不会很糟

刘未鹏

试着重复一下这句话看看是不是契合你的内心感受:

「孩子5点半醒了,要我读书,我很困,讲不动,这个时候孩子好可怜,因为妈妈没有及时满足他」

Lucy

对的,契合

刘未鹏

那么,

「这个时候的孩子很可怜」

——这是真的吗

Lucy

呃,问住我了,好像也不是真的,其他时间段高质量陪伴也挺多的,那么早,妈妈是普通人,起不来讲书,不能否认妈妈其他时间段的积极关注

Lucy

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需求得到满足,但没办法无时无刻都在被满足,孩子真的很可怜吗,每个人面对的环境都是这样啊。

但是对于一个刚两岁的孩子去面对这种需求不能时刻满足的现实是不是太早了?然而妈妈也真不是全能的超人[撇嘴]

从昨天开始讨论,我开始有些觉得:我是不是经常在给孩子他很可怜的投射,如果放松一些,更多相信孩子一些,其实孩子很有弹性去面对我和他爸给他的这个环境吧

Lucy

突然发现,我这好像是不自责了[惊讶]

Lucy

你知道吗,我自责多的时候会明显有低自尊感,而且在根本不相关的人面前也觉得低人一等,会想别人是不是评判我不好。这个现象是从有了孩子以后明显起来的,有了孩子以后跟我妈妈关系恶化,自责导致的自卑也明显起来。很好奇以前我挺有些骄傲的一个人(主要凭着学习好、其他条件都不错、也不纠缠小事,有些清高),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敏感,经常自责,低自尊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但又改不过来。想努力做好妈妈,对挫败敏感。我当妈妈以来,没有任何人批评我做得不好,只有我自己不放过自己

Lucy

但从昨天你跟我梳理了以后,我在同事面前的自信又回来了,能够挺起胸膛轻松地说话,而且不再认为低人一等。

Lucy

好希望这样的感觉多一些,陷入自责的时候少一些

刘未鹏

Lucy: 下次我不能讲书的时候,孩子会激烈的哭,我也会烦躁」

——如果当孩子激烈的哭的时候,我并不是烦躁,而是温和的陪伴着孩子,也没有去阻止她哭,也没有进一步一定要安慰到她不哭。

仔细设想一下这样一种状态,心中会有什么感觉升起来呢?

Lucy

这种情景很难想象,以前倒是没有从言语上阻止哭(内心姿态上抵触还是有的),会说些共情公式的话:妈妈不能讲书宝宝好伤心之类。

如果连这些安慰都没有,确实从未想过,试着安静地想,感觉很平和,看着孩子体验自己的各种情绪(可能沮丧、生气、挫败、伤心),感觉我像个柔软的海绵,看着他,我没有给他反弹负性情绪,最后看到孩子自己平静下来,发泄了那些情绪他会舒服起来,我也会为孩子从负性情绪中平静下来而高兴。

Lucy

上面是第一次想,之后我又认真想象了一次,感觉不太一样。如果看到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会害怕,会想是不是我错了,让他这么痛苦都是因为我吧,我为什么就不满足他呢,不要让他那么痛苦了。[尴尬]

刘未鹏

刘未鹏

那么,「这个时候的孩子很可怜」——这是真的吗

Lucy

呃,问住我了,好像也不是真的,其他时间段高质量陪伴也挺多的,那么早,妈妈是普通人,起不来讲书,不能否认妈妈其他时间段的积极关注

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需求得到满足,但没办法无时无刻都在被满足,孩子真的很可怜吗,每个人面对的环境都是这样啊。

带着上面这个觉察,假想孩子正在因为你太累(注:是实际上身体太累了,而不是其他执念)不能讲书而激烈哭闹,内心会有什么感受?

Lucy

感觉到平等,妈妈也有机会为自己的需求发声,感觉妈妈和孩子是平等的,这好像比把孩子捧得高更尊重孩子。感觉到自信有底气,妈妈有积极回应孩子的一面,也有累了需要休息或者脆弱的一面,但这一面并不减低我的价值。其实,我做得还不赖。

刘未鹏

Lucy: 但是对于一个刚两岁的孩子去面对这种需求不能时刻满足的现实是不是太早了?

「两岁的孩子需求需要时刻满足」——这是真的吗?

Lucy

不是真的,虽然两岁是个小朋友,但是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的婴儿,现在能理解很多东西,会说很多话,自己能做很多事情,自主意识也很明显,他明确知道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洗了手可以吃饭但脏手就不能拿食物),那么牵涉到妈妈什么时间段可以陪伴、什么时间段需要休息,也是可以让孩子去明白,不用时刻逼迫自己去满足孩子。

感觉妈妈这个界限不清楚,先忍耐自己满足孩子,然后积累怨气再发泄到孩子身上,对孩子来说真是个危险的妈妈。

刘未鹏

对这件事情,这几天有什么新的感受,或者反馈吗?

Lucy

上面倒数第二个问题“带着上面这个觉察,孩子哭……”,非常提醒到我,现在我在孩子哭闹的时候比以前平静多了。

我感到有你的帮助,我自己思考和看见另外一些观点和事实,我很受益,这几天明显得内心开阔一些,对自己苛责少一些了。

Lucy

有个疑问,就是上次你说过,下次再有自责的时候,让自责、评判,包括抗拒,都让他们流经我,这个能再说得详细一些吗?

刘未鹏

当你感到这些情绪的时候,试着不要抵抗和评判它们,而是和这些情绪在一起,带着好奇心,去感受它们背后的消息,听听它们在对你说什么。

Lucy

好的,明白多了,我试一试。以前头脑里一有自责好像立马就在反抗,如此循环,然后我自己就纠结着炸了,去攻击别人或者攻击自己。那个开头发生得太快,从没看到过那个过程和程序。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刘未鹏的微信公众号「思维改变生活」(pongba_mindhacks)及同名博客http://mindhacks.cn。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演绎或摘编。


苏州圣爱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京都儿童检查需多少钱
重庆治疗癫痫病费用
安阳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南充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