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异世神魔之倾尘御天第四百四十九章母夜叉公

2020-01-26 08:5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神魔之倾尘御天 第四百四十九章 母夜叉,公夜叉

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乐正zǐ四人彻底出名了,上课第一天就把老师气得吐血昏迷不醒,这绝对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例!这些天,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乐正zǐ不管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那些内门弟子敬佩又同情的复杂神情。毕竟苏蓉蓉不是一般的弟子,他的爷爷,文清府的内门三长老也不是个讲理的人,现在她出事了,那个三长老有八成的可能会找梓晨、兰曦、巫马雨墨和乐正zǐ的麻烦。梓晨和兰曦对于那个什么三长老也早有耳闻,不过,对于那个三长老他们并不在意,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因为之前他们气昏了苏蓉蓉,所以立刻就被内门三长老亲自下令停了他们的课,所以除了那天的琴课,他们还真的没有再上过其他的课。对此,不管是梓晨和兰曦,还是巫马雨墨和乐正zǐ都不是很在意。在他们看来,文清府的课上不上都没有多大关系,因为给他们上课都是内门核心弟子,在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上的造诣其实还真的不如他们四个。

这是梓晨和兰曦他们进入文清府的第七天了,正好又是琴课。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和乐正zǐ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得到了通知,他们被停课的事情现在结束,从第二天开始继续上课。对此,其他内门弟子更加同情的看着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和乐正zǐ,他们现在是恢复上课了,不过,很明显祸运将至。

文清府的这些内门弟子对三长老都极为了解,那个三长老不但不讲理,而且还是个睚眦必报极为护短的家伙。在其他人眼中,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和乐正zǐ被停课六天很明显已经算是受到了很重的惩罚了,但是这在三长老那里绝对过不了。依着那位三长老的脾气,他们被停课六天也只不过是让他收了一小点利息而已!

这天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和乐正zǐ起了个大早,早早就来到了上课的大殿,以防新任的琴课老师再次以此为理由找他们的麻烦。他们虽然不害怕那些,但是那不管怎么样都很浪费时间,还很让人心烦不是!

梓晨和兰曦与巫马雨墨和乐正zǐ来到大殿里的时候,大殿里还没有什么人,四人直接走到左后一排入座,等着新来的老师的到来。

没过多久,其他弟子就陆续进入了大殿,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不过,他们进入大殿之后,看到坐在后排的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和乐正zǐ,除去几个这几天与梓晨和兰曦以及巫马雨墨和乐正zǐ熟识了,关系还算可以的弟子之外,大都是满脸的同情或是幸灾乐祸。又过了一会儿,坐在梓晨和兰曦前面一排的两个与四人经常打交道,关系稍好一些的男弟子终于忍不住了,转过头对梓晨和兰曦说道:“你们怎么还敢来啊,你们知道今天是谁给我们上课吗?”

“谁给我们上课,不知道啊?怎么,难道那个母夜叉已经好了,回来了?”巫马雨墨一脸不爽的问道。看来那天出手还是太轻,当时应该直接把那个女人气死才对!

“母夜叉,啊不,苏老师还在养伤呢,怎么可能回来给我们上课!”说到这里,那名男弟子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望向这边,小声对梓晨和兰曦等人说道:“这次来的可是苏老师的爷爷,我们内门的三长老,他可比苏老师可怕多了,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不然被他盯上了,不死也得褪层皮啊!”

听到那名男弟子的话,巫马雨墨顿时乐了,“比那个母夜叉还要厉害,那可得见见才行,说实话,比母夜叉还要厉害那应该怎么称呼?公夜叉,还是……”

巫马雨墨的话还没说完,刚刚走到前排入座的一名男弟子忽然转过头来问道:“公夜叉?什么公夜叉?你们到底在聊什么呢?”

听到那名男弟子的话,之前和梓晨等人说话的那名男弟子面带慌色的急忙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就只是随便聊聊!”听到这名男弟子的话,梓晨和巫马雨墨顿时满头黑线,这不是欲盖弥彰,不打自招嘛!这名弟子果然性格和他的长相一个样,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二”!

感受到梓晨和巫马雨墨诡异的目光,那名弟子不知所以的开口问道:“你们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那名弟子的话音一落,梓晨和巫马雨墨直接无语了,怎么他们就会认识这么个“二货”呢!最重要的是,你“二”就算了,还老是在关键时候犯二,这不是找麻烦嘛!

看到梓晨无语的囧样,兰曦嘴角微微向上弯了一下,接着冷冷地开口道:“老师来了!”

听到兰曦的话,刚刚还在那里纠结的那是那三名男弟子马上转过身去,恭敬地坐直身子。果然,下一刻,一名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者走了进来,站在众人身前的高台上,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语气冰冷的道:“从今天起,有关琴艺的课程就有老夫来为大家讲解。现在请大家做好,我们马上开始上课!”

那位老者说完这些,就走到高台前段的琴桌前盘膝坐下,随后两手放于古琴之上,轻轻拨动两下,调了一下音,接着,下一刻就开始弹奏起来。

听着耳边传来的琴声,巫马雨墨将头转向身边的乐正zǐ小声说道:“这位三长老的琴艺好像不怎么样嘛,他来给我们上课,真的没问题吗?”

那名之前犯二的男弟子听到巫马雨墨的话,顿时来了兴趣,往后靠了靠身子,微微转头小声道:“雨墨师弟,你怎么知道的?这三长老的琴艺的确不行,我听说三长老就是因为琴艺一直卡在六阶中级的水平,所以直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六阶中级的普通文学师呢!我还听说,这三长老虽然琴艺不怎么样,但是他自我感觉良好,最爱在众人面前弹琴,让别人赞扬他的琴声了!我还听说……”

“董千山,你到底在干什么?嘀嘀咕咕到底在说什么呢?你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吗?”

那犯二的男弟子说的太起劲了,就连周围的琴声已经停了下来他都没发觉,梓晨和巫马雨墨多次向他传音告诉他“小心公夜叉”,不过说得正起劲的男弟子根本就没想起来“公夜叉”是谁!准确点说,那名男弟子又犯二了,满脑子此时都在想着有关三长老的事情,根本就无暇思考梓晨和巫马雨墨传音的事情,直到高台上传来尖锐的呵斥声,那名男弟子才从自己的世界里醒过来,一脸茫然地转头看着高台上满脸怒气地三长老,不解地问道:“怎么了,老师,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董千山那副茫然的模样,三长老更是来气,“董千山,你刚刚在那里嘀咕什么?嗯?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正在上课?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对其他的弟子会产生什么影响?你知不知道你……”

听到三长老的呵斥声,那名男弟子犯二的那根弦终于又转了回来,“老师,我刚刚是在说老师的琴声很好听,老师的琴声给我一种言不可喻的舒畅感,老师的琴声……”

那名男弟子的话还没说完,之前转头问梓晨等人“公夜叉”的事情的那名男弟子忽然起身说道:“老师,他撒谎,他说您的琴声很一般,还说您的琴艺不怎么样,他还说……老师,虽然这些事情是事实,但是他背后这样议论您还对你说谎就是不对,我觉得,老师您应该……”

听到那名男弟子的话,三长老顿时怒火中烧,指着大殿门口的方向,对着董千山和那名男弟子高声吼道:“董千山,许远东,你们两个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听到三长老的话,董千山什么也没有说,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直接离开了大殿,许远东却不乐意了,“老师,您怎么能这样?我好心好意的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您,您怎么把我也一起刚出去了,这不公平啊!”

听到许远东的话,巫马雨墨顿时乐了,“阿,你说那姓许的小子是犯二呢还是故意的,竟然说那些事情是事实,那不就是再说他也认为三长老的琴艺不怎么样嘛!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

“应该是故意的吧!我听说董千山是内门二长老的孙子,那个许远东则是内门大长老的孙子,大长老和二长老在文清府里的地位可不是那个三长老能够比得上的,所以两人既是惹三长老在怎么生气,三长老也不敢惩罚的太过分。我看姓许的那小子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故意在那里装的!”乐正zǐ上下打量着前面站着的许远东,小声说道。

“许远东,你……你马上给我滚出去!”三长老火冒三丈的大吼道。

看到三长老的样子,许远东收拾了一下东西,接着转身向着大殿外面而去,不过在走出大门前,许远东还特意停了一下,转身对三长老说道:“老师,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您怎么能连我也一起罚呢!”

听到许远东的话,三长老指着大殿门口,满脸通红,怒气冲冲的大吼道:“许远东,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消失!”

看到三长老真的被起火了,许远东缩了缩脖子,下一刻就直接从大殿门口消失了。在这之后,三长老慢慢走回琴桌前,盘腿坐下,调息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亲们,求收藏,求收藏,谢谢!谢谢!

蒙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省青州荣军医院
北京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天津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南京男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