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美国与塔利班换俘遭质疑英雄或实为逃兵

2019-10-12 03:42: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国与塔利班换俘遭质疑 “英雄”或实为逃兵

  来源:新华

  据参考消息6月9道,美国《时代》周刊6月16日一期刊登题为《一个军人也不落下》的文章。

  原文提要

  鲍伯格达尔中士获释回国并不仅仅是一件让人洋洋自得的事。它还成为阿富汗战争终结的一个理想象征。

  如果每个士兵都英勇作战,我们就不需要赞扬勇气了。

  早在以色列开国君主扫罗的时代,将领们就要开始面对士兵情绪崩溃和开小差的问题。杰出的军事历史学家约翰基根在他的名着《战斗的面貌》中曾援引美国军事当局在二战以后的总结:没有对战斗习以为常这种事情精神创伤就和枪伤、弹片伤一样不可避免。一些士兵通过临阵脱逃---以及更糟糕的叛变---来释放压力。

  奥巴马引发了愤怒

  当奥巴马总统5月31日步入白宫玫瑰园宣布与塔利班达成一项协议,将换回在阿富汗战争中唯一被俘的美国士兵时,他显然担心美国人无法接受这一真相。鲍伯格达尔中士的父母分立在奥巴马两旁,奥巴马的语气就像获胜了一般。他谈到父母之爱以及国家的,还谈到伯格达尔战友的忠诚。但是,从他的讲话里丝毫听不出伯格达尔被俘一事引起其中一些战友的极大愤慨---这些战友认为,伯格达尔在2009年的一个夏夜擅自离岗之时就抛弃了他们。第二天,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为这一行为又披上一件粉饰外衣,人们对伯格达尔---以及奥巴马总统---的愤怒进一步加深。赖斯宣布说,伯格达尔为美国作出了光荣和杰出的贡献。

  就连这种熟悉的结束战争套路以及最后一名战俘回国的感人场面也变了味。考虑到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长期战争在美国国内制造的分歧和怀疑,这大概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总统把局面搞得更糟了,他催促老大不情愿的军方以及满腹狐疑的国会迅速通过用五名塔利班头目交换伯格达尔的最终协议。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黛安娜范斯坦抱怨说被蒙在鼓里,一位美国军方消息人士则说,这一决定的过程最后简化为服从,敬礼。

  奥巴马接下来又犯了一个错误,他企图从一堆不堪的事实中编造出一个让人自我感觉良好的故事。之前的一周里坏消息不断,包括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埃里克新关辞职。白宫迫不及待地想借这个机会彰显总统对美国军人的承诺之坚定。几天之后,在玫瑰园讲述的童话故事就被怒气冲天的士兵以及奥巴马的政敌撕成了碎片。批评人士要求知道为什么在五年前搜索伯格达尔的行动中会有那么多美国人丧生,以及获释的五名塔利班头目今后如果重操旧业,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在人们的愤怒与困惑沸腾之际,奥巴马辩解说:战争尾声就是会发生这种事情。他说:每次战争都是如此。在某个时刻,你会确保尽力把同伴找回来。也许他更应该说的是,伯格达尔的故事说明了为什么在正式宣布战争结束后很久,战争还在继续耗下去。

  寻找开小差的士兵

  没有处置妥当的事情之一就是伯格达尔本人。他身材高大,家乡在爱达荷州景色壮丽的森瓦利。他没有上过正规学校,教育是由父母在家完成的。伯格达尔十几岁时爱上了摩托车和帆船。但是,他在这两项运动中似乎都没有取得什么成绩。后来,他试图加入法国外籍军团,但没有成功,随后便加入了美国陆军。这些事情的发生顺序说明,他想要的是冒险,而不是一场战争。

  但是,他最后得到的是战争。2009年3月,伯格达尔所在的由25个人组成的排来到了阿富汗东南部的一个哨位。这里与巴基斯坦边境相去不远,生活设施非常简陋,比堆放杂物的窝棚强不到那儿去,装甲车则围绕四周提供保护。伯格达尔平时会挎着一挺机关枪巡逻,他用闲暇时间学习当地语言,有时还会大声说起是否能穿越那些遥远的群山到中国去。他父亲对军方调查人员说,这名年轻士兵似乎在心理上与世隔绝。他在还要服役好几个月的时候就把许多行李运回家了。

  他对自己的任务很快变得不屑。曾经在伯格达尔所在班担任班长的格雷格莱瑟曼说,伯格达尔平日独来独往,他不喜欢与别人分享太多的事情。他花很多时间读《古兰经》,我当时尊重他的做法。我以为他是在设法成为一名更合格的士兵,想对我们将与之合作的当地人有更多了解。结果他是在进行准备。

  在6月30日午夜之后的某个时刻,伯格达尔把他平时的行头整齐地摆放在一起,还留下一张告别便条,然后就消失了。他没带枪,只带了水、一把刀、一部相机和指南针。24小时以后,美国情报人员截获的塔利班无线电呼叫信息显示,他们抓到了一名美国士兵。

  伯格达尔刚一获释,愤怒的士兵就在杂志、电视和脸谱站上讲述了他被俘后的故事。每个版本的故事都有各自不同的细节,但是人们清晰地看到,驻阿富汗美国陆军在伯格达尔失踪后立即将任务改为寻找这位开小差的士兵。

  曾参与搜索行动的军官内森布拉德利贝西亚在野兽站发表了一篇掀起轩然大波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写道:他的失踪导致(美军在)整个阿富汗战区连日展开搜索行动。根据贝西亚等人的说法,这些任务直接导致6名军人在战斗中丧生,这一数字无法得到五角大楼的证实。

  军方官员最终得出结论:伯格达尔出于不明原因离岗,随后落入阿富汗塔利班手中,后来塔利班将他移交给了哈卡尼络武装组织。有关他被俘岁月的报道令人迷惑不解。有些报道称他与抓获他的人相处得很好,其他报道则说他曾在2010年试图逃跑,从那以后一到晚上就被戴上手铐脚镣。

  是什么原因让伯格达尔的自由在最近几周从无关紧要的事情变为紧迫的当务之急?政府提出了一些未具体说明的紧急健康原因。但是截至6月4日,军方没有公布来自接收伯格达尔的医院的任何细节信息。无论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原因,白宫都已经在规定程序以外运作释放关塔那摩湾囚犯的事情了。

  换俘成民主党痛处

  奥巴马入主白宫已经近六年了,当初他承诺要关闭关塔那摩湾监狱,如今他被最显眼的一个没有解决的大问题搞得焦头烂额。

  根据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向国会提交的最新报告,截至今年1月,奥巴马政府已经释放了82名囚犯。但是,对每个囚犯所构成威胁进行评估的过程已经让关塔那摩湾监狱囚犯稳步减少至那些最难处理的囚犯。一位熟悉释囚辩论的消息人士说,在这些囚犯中,塔利班的五个头目显然是坏蛋。

  多年来,伯格达尔的俘获者一直在要求释放塔利班五头目,这个话题在政府内部经常引起辩论。

  一些共和党人指责说,换俘本身威胁到了全世界的美国人。

  鉴于有些共和党人要求对此事举行听证,换回伯格达尔一事很可能会成为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的一个痛处。它还使没有得到解决的---抑或是无法得到解决的---仍关押在关塔那摩湾监狱的近150名男子的问题受到公众关注。

  不得不接受的真相

  没有解决的最大问题就潜藏在公众眼皮底下,就在政府误导性的声明中:阿富汗及其邻国在美军撤离后会怎样?尽管奥巴马最近宣布打算暂时保留近1万人的驻军,然后在2016年前逐步撤离,但是换回伯格达尔的交易无疑带有美国撒手不管的意味。在卡塔尔待上一年后,塔利班的五个头目将成为自由身,回到他们曾制造暴行的地方(他们曾在足球场实施死刑、迫害阿富汗女学生并毁坏古老的艺术品)。尽管奥巴马承诺要保护美国不受他们的袭击,但他根本没有提起保护阿富汗人。

  在这件事上,奥巴马反映的是美国民意,美国人已经在民意测验和选举投票中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阿富汗战争必须结束,这样做是为了美国人,如果说不是为了阿富汗人的话。喀布尔能否实现和平将取决于阿富汗各派别能否共处,不过考虑到这块纷争之地的长久历史,几乎没有理由对此抱什么希望。

  但是,作出这种决定---即企图让这些没有解决的事情在公众眼皮底下蒙混过关---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错误的。据说军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不会忘记不把一个战友落下的承诺。同时,军人也不会忘记勇士和逃兵之间的区别,他们对英勇精神的措辞十分挑剔。退役陆军军官、作家拉尔夫彼得斯说:这种做法(即表彰伯格达尔---本报注)简直太荒唐了。美国人叫不出一位荣誉勋章获得者的名字,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个出名的逃兵叫什么。总统和他的幕僚犯的大错是将伯格达尔塑造成英雄。

  奥巴马政府并不是第一届眼睛看着美国人民、心里想着你们接受不了真相(电影《好人寥寥》的台词)的政府。但它是第一届完全在通信几乎不受限制的年代执政的政府。经过斯诺登事件、维基揭秘事件之后,他们应当很清楚白宫内部的任何消息都很可能变得尽人皆知。一位曾承诺要做到前所未有透明的总统必须明白,透过窗户既会看到好天气,也会看到坏天气。

  一个无法回避的真相是,美军撤离阿富汗不会结束该地区的风暴,也不会保护我们免受波及。鲍伯格达尔的故事---真实版而不是删节版---正是这一真相的一个象征。我们能接受吗?确实别无选择。(

法甲
烘焙
福建爱宠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