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东北】异香 (微小说)

2019-09-14 06:50: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身体上带有异香,就像香妃一样,你信吗?“玫瑰花妖”说。
武扬在电脑对面,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信,当然信,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是美丽又特别的。但是你可不能随便对哪个男都这样问啊,要是遇到坏人,可就惨了。武扬煞有介事的警告女孩。
哈哈,我记下了,女孩对他表示感谢。
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聊得十分开心,过了段时间,武扬竟然“专一”的只找“花妖”聊天了 。
武扬是个公务员,在机关单位工作,工作轻松惬意,他的妻子魏梅,是一个温柔善良、体贴又懂事的老婆,对公婆还很孝敬,孩子也是魏梅一手带大的,已经上幼儿园,是个男孩。
经过聊天,武扬知道“玫瑰花妖”也在本市居住,离他居住的地方不远,两个人顺理成章的约好见面的时间,像所有情人一样一步步的进展,令武扬没有想到的是,“花妖”长得真得如她的网名一样,人比花娇: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唇含情、发如墨,真是个大美人。
编个理由,武扬就会跑去与“花妖”约会,“花妖”名叫乔怡,是个玲珑、可爱并且身上有异香的可人儿,武扬一闻到这种异香,便觉得浑身舒畅。而几天不闻的话,他就会浑身难受,似有虫咬般。时间一久,武扬深受折磨,一开始是五天左右发作,后来发展到三天、两天,还伴有皮肤红肿、掉皮屑。
妻子也发觉出他的异样,三天两头的加班、出差,神神秘秘的,有时在电脑前一呆就是半天,以前魏梅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当初是自己执意选的这个老公,父亲强烈反对,她都没有放弃,可是现在他却这样让人没有安全感。
有一天,武扬又以加班为理由,跑去与乔怡约会,魏梅终于忍无可忍,她把行李收拾好,到幼儿园接出儿子,给武扬打了电话,告诉他等着法院的离婚判决书吧,然后就回了娘家。
那个时候的武扬躺在乔怡的身边,嗅着她身上的异香,沉醉得闭着双眼,什么老婆、儿子、家,统统让它们见鬼去吧,身上的奇痒消失了,皮肤也恢复了正常颜色,浑身舒服无比。“离就离吧!谁怕谁呀,那个黄脸婆走了,你就是我的正宫娘娘,宝贝,开不开心啊?”武扬献媚的与乔怡调笑。乔怡嘟起红唇在武扬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我好开心啊,老公。”
魏梅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离婚,本意是想吓吓他,他如果能浪子回头,就再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毕竟儿子还小,可是武扬好像早就迫不及待的要离婚。
最后,房子给了魏梅和儿子,武扬只带了一些衣服和一点钱。他胸有成竹,因为之前乔怡与他说过,如果能成功离婚,她那里有两套房子,都是她爸妈给她买的。而且,她父亲是本市的一个建材公司的老总。
拖着行李箱的武扬此时又感到浑身出现了奇痒,他不以为意,这是想乔怡的自然反应,只要看到乔怡,闻到她身上的异香,这症状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赶紧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下,掏出手机跟乔怡联系,可是号码拨过去听到的却是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再打几次,依旧如此。
他又试图上网找,可是他的好友栏里却没有了“玫瑰花妖”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死亡之吻”的男人头像,他还发给武扬一些图片,武扬匆匆浏览了一下,第一张、第二张很眼熟,与他之前皮肤红肿、脱皮症状一样,再往后看,他感觉很惊悚,看到最后一张竟然变成了累累白骨。武扬惊恐的叫出声来,差一点把手机扔出去。
他又打了几遍乔怡的电话,还是空号,他只好拖着行李箱找到他爸爸的公司,一打听,公司的老总确实姓乔,可他的女儿都已经三十几岁了,现在正定居在国外。
而据知情的看门大爷说,总经理确实有过一个小女儿,可是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听说那个女孩酷爱花草,而且全身充满一种异香 ……
武扬听得头皮发麻,从那个公司急急地逃出来,像是遇见了鬼一般。他自己却不知道,自己脸上是大片的红疹,还被他用手抓出了几条血道子。
走在路上,像一个真正的鬼魅 ……

共 148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异香】这是一篇令人深思与警醒的小小说。作者通过网恋而导致的婚姻裂变,以至于妻离子散的故事来警醒世人,要善待自己的爱人、善待家庭。其实,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而作者却独辟蹊径,以一种与众不同的角度去审视婚外恋情,将其导致的家庭失败及恶果以故事的形式描述出来,给人遐想与启迪。尤其小说的意外结局,更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足见作者对于文字的驾驭能力,以及对小小说创作手法的娴熟运用。欣赏学习了,问好雨筝!感谢你的辛苦创作!推荐阅读!【东北风情编辑:彧儿】
1 楼 文友: 2014-02-20 21:51:18 感谢雨筝的辛苦创作!问好!远握!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2-21 15: 9:16 感谢彧儿辛苦编按,很喜欢,祝天天快乐!受凉了气虚怎么调理
小孩睡觉流鼻血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小孩上火吃什么
分享到: